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首页 | 军事动态 | 原创专稿 | 文摘 | 论坛精选 | 
您现在的位置: 环球展望军事 >> 文摘 >> 经典战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志愿军最高参战兵力135万余人歼敌109万
作者:中华网军事 来源:中华网 更新时间:2014-7-24 【字体:

抗美援朝:志愿军最高参战兵力135万余人歼敌109万

    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0周年(注:文章发表于2010年)纪念日。我曾于1950年10月19日跟随彭德怀司令员跨过鸭绿江,直到1958年10月25日才随最后一批志愿军部队撤军回国,经历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抗美援朝战争是我最重要的人生经历。我不仅经受了一次血与火的洗礼,而且开始真正领悟现代战争的真谛。战后几十年,我曾反复思索过这场战争,特别是在担任总后勤部、军事科学院和全国政协的领导职务期间,更是认真研究了这场战争。我始终坚定地认为:研究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总结抗美援朝战争的经验,对于加强我军现代化建设,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历史使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因此,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60周年的日子里,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名老兵,我愿和战友们一起回顾辉煌的抗美援朝战争,并就如何正确把握抗美援朝战争的特点和战争指导,如何正确运用抗美援朝战争的经验,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一

    对于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的那场战争,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解读。对于中国来说,1950年6月25日至1953年7月27日发生在朝鲜半岛的战争是一场国际性局部战争,而1950年10月19日至1953年7月27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所参与的战争,则是中国人民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进行的正义战争。这种区别,清晰地界定出中国对于这场战争的性质区分,也界定了中国出兵参战的基本目的。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我国政府当时称这场战争为“内战”。战争爆发的直接原因是朝鲜南北双方围绕国家统一问题而形成的尖锐矛盾。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朝鲜以三八线为界被人为地分成了两个部分,先后在朝鲜南方建立的大韩民国与在北方建立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都宣布自己是朝鲜半岛唯一合法的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朝鲜半岛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实现统一,是朝鲜民族内部解决的问题。换句话说,朝鲜在历史上从来都是一个统一的民族,在分裂的状况下如何实现统一是朝鲜的内政,因此他们之间所发生的战争只能是内战。

    但是,当时的美国杜鲁门政府却从其自身的全球战略利益出发,特别是“冷战”的需要出发,把朝鲜内战视为对美国战略利益的威胁,视为所谓的“共产主义侵略”,因而朝鲜内战爆发后,立即做出了武装干涉的决定,派遣军队入侵朝鲜,并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非法决议,组成了所谓的“联合国军”。

    我认为,正是由于美国的武装干涉,才使得这场战争的性质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由朝鲜南北双方的内战演变为一场大规模的国际性局部战争,演变为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

    中国是朝鲜的邻邦。在中国革命战争和朝鲜人民争取独立与解放的斗争中,中国共产党和朝鲜劳动党、中朝两国人民曾经密切合作,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种历史的渊源,决定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战争爆发后,坚定地采取了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立场。实际上,对于成立只有9个多月的新中国政府和人民来说,在当时并不希望看到这场战争的爆发。经历了长期的战争,国内百废待兴,百业待举,全党、全国的中心任务是尽快恢复战争创伤,集中全力进行经济恢复和建设。中国人民渴望和平,渴望能够有一个安定的环境来集中所有力量,医治战争创伤,进行国家的重建。

    但是,美国政府却不允许中国这样做。1950年6月26日,美国杜鲁门政府在决定派兵入侵朝鲜的同时,作出了另外一个决定,就是命令第7舰队侵入台湾海峡,并派遣其空军部队进驻台湾基地,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美国远东军司令麦克阿瑟访问台湾,与蒋介石密谋军事行动。他说:如果人民解放军发起解放台湾作战,那么他将火速前去指挥美军和蒋军进行反击。他甚至说:“我每个夜晚都在祈祷红色中国能够这样做--我常常是跪下来在那里祈祷”。与此同时,美国决定大力加强在东南亚特别是菲律宾的军事力量,大力支援法国在印度支那的殖民战争。我们只要在地图上标出朝鲜、台湾、菲律宾、印度支那的位置,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杜鲁门政府的战略意图。这是一个针对中国大陆的战略包围,其最终目标是指向中国的。

    因此,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已经决定对新中国采取军事进攻的姿态,公然对中国发出了战争威胁。朝鲜战争出现了扩大化的可能性,中国的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

    面对美国赤裸裸的战争威胁,怎么办?是忍让退缩,还是奋起应战。对侵略者让步,寄希望侵略者自我约束,只能使它更加猖狂,更加肆无忌惮,战争最终也是不可避免,我们只能被动挨打。而奋起应战,以战求和,用侵略者听得懂的语言与之对话,则可能赢得主动,赢得和平。中国不愿战争,但是当别人要把战争强加给中国人民时,中国人民从来都是无所畏惧,慨然迎战。这是我国的一贯立场。因此,在1950年7月7日,也就是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所谓的组建“联合国军”决议的同一天,中央军委未雨绸缪,召开国防会议,决定立即组建东北边防军,从中国的内地抽调部队在毗邻朝鲜的东北地区集结、整训。同时,调整国防部署,将战略重点由东南沿海地区转向东北地区,集中力量应付朝鲜战争可能给中国带来的战争危险。

    在这一时期,我国的战略决策始终坚持一个底线,就是在朝鲜的美国军队绝对不能越过三八线。有两层意思,一是如果美国越过了这条线,就表明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已经完全没有希望,美国的战争目的就不再是所谓的“恢复朝鲜的和平”,而是要占领全朝鲜。这就意味着朝鲜战争的扩大化,没有人能够预测出美国的侵略战争会进行到什么时候,扩大到什么程度;二是如果美国军队越过三八线,占领了全朝鲜,就是把战火烧到了中国的边境。中朝两国是唇齿之邦,唇亡则齿寒。朝鲜被美国占领了,中国也不会安宁,根本无法一心一意地进行经济建设。因而,如果在朝鲜的美国军队越过了三八线,那么中国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就要考虑出兵参战,支援朝鲜。

    我国政府通过各种途径把这一底线明确告诉了美国人。周恩来总理首先在9月30日公开表示,中国对美国侵略朝鲜绝不会置之不理。随后在10月3日紧急召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明确警告:如果美国军队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那么“我们不能坐视不顾,我们要管”。我认为,我国政府所发出的警告非常明确、非常直接。任何一个明智的政治家、军事家,都能够非常清晰地理解这种警告所包涵的内容。而且,任何了解中国历史和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人都应该明白,在关系到国家安危和民族前途的问题上,中国人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

    然而,当时的美国政府却完全低估了中国人民的决心和力量,完全漠视我国政府的严重警告,认定那是“虚声恫吓”,毫无意义。从1950年10月1日开始,美国军队大举越过三八线,向朝鲜北方展开全面进攻,并很快占领平壤,然后兵分多路,向着中朝边境快速推进。同时,从1950年8月27日开始,美国飞机不断轰炸中国东北地区的边境城市和重要目标,公然把战火烧到了中国的领土。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不得不进行出兵参战的最后决策。1950年10月1日,朝鲜金日成首相代表党和政府正式请求中国派出部队进入朝鲜,援助朝鲜人民抗击美国侵略的战争。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泽东主席的主持下,全面分析了国际局势、国内情况和朝鲜战局的发展趋势等因素,作出了一个伟大的决策:抗美援朝,保家卫国。1950年10月19日,由东北边防军部队改编而成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批参战部队,在彭德怀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率领下,跨过鸭绿江,开入朝鲜战场。

    通过对朝鲜战争的前期历史,特别是党中央、毛泽东主席作出抗美援朝战争决策过程的简要回顾,我认为任何公正的历史学家都会对抗美援朝战争的性质作出正确的界定。抗美援朝战争,是美国杜鲁门政府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一场战争,中国人民是被迫迎战。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既是中国进行这场战争的根本理由,同时也是这场战争的根本性质。

    历史已经证明,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所作出的抗美援朝战争决策无比正确。在历时两年零九个月的战争中,志愿军共歼敌71.8万余人,加上朝鲜人民军的战绩,中朝军队在朝鲜战场共歼敌109万余人,志愿军自身伤亡36万余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它不仅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维护了东方和世界和平,打出了国威、军威,彻底粉碎了美国扩大侵略进而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之中的阴谋,极大提升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而且全面提高了全国人民的政治觉悟,民族自尊心空前高涨,民族团结空前巩固。从此,新中国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真正成为任何人都不敢小觑的重要政治和军事大国。正如毛泽东主席在总结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经验时所指出的那样:“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抗美援朝战争的意义很多、很大,但我始终认为,这一条最深刻、最伟大。

    二

    列宁说过:“在分析任何一个社会问题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绝对要求,就是把问题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他还指出:“我们认为必须历史地(根据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观点)研究各个战争”。这就是说,每个战争的爆发和过程,都不是偶然和孤立的,都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而这个历史条件,就是这场战争的特点。毛泽东主席强调指出:“我们研究在各个不同历史阶段、各个不同性质、不同地域和民族的战争指导规律,应该着眼其特点和着眼其发展”。

    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面对着与国内战争完全不同的对手,又是首次出国作战,从战争性质、战争背景到战场情况、战争过程都具有许多全新的特点。这些特点规定着这场战争的指导方针和战略战术原则,也决定着战争的进程。不了解这些特点,就不可能正确认识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为抗美援朝战争所确定的一系列战争方略和作战指导原则,就不可能正确把握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克敌制胜的战略、战术内涵。一句话,就不可能科学地揭示抗美援朝战争的规律和志愿军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强敌的历史经验。那么,抗美援朝战争的特点究竟是什么呢?它对双方的影响又是什么呢?

    第一,抗美援朝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第一场多国参战的国际性局部战争。朝鲜战争之不同于此前的其他战争的重要标志,就在于它受到国际政治形势和变化的严重影响与制约。这就决定了这场战争的复杂性,现代局部战争的模式由此产生。战争双方,一方是由以美国为首16个国家军队组成的所谓“联合国军”和韩国军队,一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苏联也曾派出了志愿空军部队参战。多国参战,但战争范围和规模被限定在特定的范畴之内。国际政治因素自始至终对战争双方决策产生着重大影响,甚至直接影响着战争的进程。战场上的进退得失直接关系到国际舆论的导向和国际政治的走向,每一个战役的结局乃至于每一个小山头的得失都被赋予特殊的政治涵义。这种局部战争的模式是战争双方的战争决策乃至于作战指导的前提。

    第二,朝鲜地理条件特殊,战场地幅狭窄,但战争规模庞大。朝鲜半岛三面环海,地幅狭长,东西直线距离最长360公里,最短处只有170公里,海岸线漫长。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与韩国军队最高参战兵力为120余万人。志愿军最高参战兵力为135万余人,人民军最高参战兵力为45万余人。双方战场最高参战兵力达300余万人。如此众多的兵力,集中于一个幅员狭小且地理条件特殊的半岛上,使得这场战争不仅兵力密度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场战争,战争异常残酷,双方对抗激烈,而且对志愿军的战略指导、作战指挥以及战争支援等方面都提出了新的要求。一方面,朝鲜战场的地理特征,不利于志愿军实施大兵团广泛的机动作战,开辟众多战场,调动敌人,各个击破。同时,美军随时可能实施如同仁川登陆式的两栖进攻,志愿军必须时刻警惕和准备敌人在战线侧后的进攻。但从另一方面讲,朝鲜境内多山,在志愿军早期作战的北部地区,高山峻岭,丛林、河流密布;中后期作战的朝鲜中部地区,多为丘陵地带。这就使得美军的技术装备,难以充分发挥其技术效能,而志愿军则便于利用山地地形有效地实施防空,有效地掩蔽机动,有效地隐蔽作战企图,达成进攻作战的突然性,并利用山地有效地进行阵地防御作战。

    第三,战争双方军事技术装备优劣异常悬殊,我军首次出国作战面临众多困难。美军在朝鲜战场上使用了除核武器之外的当时现代军事技术的一切成果,占有绝对的制空权、制海权。地面部队全部机械化,所实施的是现代诸军兵种联合作战,拥有绝对的装备和技术优势。而志愿军虽然拥有绝对兵力优势,但在战争前期既无空军,也无海军,战争后期虽有空军参战,但只能掩护后方交通线,不能直接支援地面作战。陆军的装备也很落后,在战争前期实施的是步兵在少量炮兵掩护下的作战,后期方开始实施步炮协同作战。装备和技术上的悬殊差距,极大地制约了志愿军的作战行动。同时,志愿军的所有作战物资和生活物资完全靠国内供应。志愿军的后方运输能力有限,而且美军空中力量严密封锁破坏后方交通线,因而志愿军的后勤补给在相当一个时期内非常困难,乃至于直接影响了作战进程。

    抗美援朝战争的基本特点,是战争双方指导战争的客观基础。它规定了战争的复杂性、艰苦性和长期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彭德怀司令员等正确地把握了抗美援朝战争的特点,不拘泥于一般的战争原则和作战条例、教范,根据朝鲜战场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具体地分析和研究战争中的具体情况,从中找出基本规律,确定正确的战略战役方针和灵活的战略战术应用于志愿军作战行动,力求把握战争的主动权,使战争指导符合战争实际,在客观条件许可的条件下,能动地争取战争的胜利,对抗美援朝战争实施了正确的战争指导。

    在战争指导上,中央判断:志愿军出动后,战争可能出现三种发展趋势,一是战争限制在朝鲜境内,志愿军协同朝鲜人民军歼灭和驱逐美国军队,从根本上解决朝鲜问题,这是最理想的结果;二是战争形成僵局。志愿军在朝鲜境内无法大量歼灭美军,同时美国对中国宣战,将战争扩大到中国境内,这是最不利的结果;三是志愿军能够以灵活的战法,发挥自己的战术特长,实施有效的作战,从而迫使美国与中朝方面进行停战谈判,通过谈判解决朝鲜问题。中央认为:在三种情况中,出现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小,而后两种情况中,又以第三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更大些。因此,毛泽东主席指示志愿军:我们应当从稳当的基点出发,不做办不到的事;在稳当可靠的基础上,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

    在战略指导上,志愿军入朝之初,面对强敌进攻,毛泽东主席、彭德怀司令员果断改变预定防御计划,采取运动歼敌的方针,指导志愿军径直实施带有战略反攻性质的作战,从而扭转战局,奠定战争胜利的基础;在战争形成相持局面,美国被迫表示愿意进行停战谈判的情况下,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适时确定“充分准备持久作战和争取和谈达到结束战争”和“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指导志愿军顺利完成战略转变,圆满完成坚守三八线南北地区防线、促成朝鲜停战的战略任务。

    在战役指导上,毛泽东主席在志愿军入朝前曾指示:面对美国侵略军这个强敌,我们的战略战术应该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抓住你的弱点,跟着你打,最后打败你”。这是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基本作战指导原则。具体说,就是将战争中所实施的每一个战役,都视为关系到战争全局的战略性战役。着眼战争全局,正确估量战场形势,紧紧把握敌我行动规律,照顾好各个战役的联系,使得各个战役有机衔接。同时,把握战役的重要关节点,提出切合实际的战役指导方针,适时决定战役进止。

    在战术指导上,扬长避短,趋利避害,限制敌军技术装备效能的发挥,充分发挥自身优势,进行有力的作战,是志愿军作战指导的基本原则。志愿军高度发挥主观能动性,创造出许多行之有效的新战法。比如:以我军擅长的近战、夜战为主要作战手段,并将夜战发展为战役规模;在运动战中,强调战役的穿插迂回、断敌退路和利用夜暗对敌完成分割包围和适时决定战役进止,达到战役目的后不做深远追击,保持主动;在阵地战中,依托有利地形构筑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阵地防御体系,将阵地战由辅助作战形式提高到主要作战形式,从制止敌军进攻、消耗敌人发展到攻防并重和以歼灭敌人为主要作战目的。此外,还有“零敲牛皮糖”、打小歼灭战;轮番作战,发挥兵力优势,保持一线部队战斗力;把后勤工作作为全部军事指挥的重要环节予以大力加强,建设“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等等。这些符合战争实际情况的战法,大大削弱了敌军的技术优势,保证了志愿军作战效能的发挥。“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承认:志愿军掌握了“最新地面作战的技巧”,美军经常不得不在志愿军“选择的时间和地点”,“陷入敌人式的战争”。

    总之,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彭德怀司令员等的战争指导是无比正确、卓有成效的,为志愿军确定的战略战术是极富创造性、灵活性的。正因为他们从战争实际出发,着眼于战争的基本特点,正确估量形势和把握敌我行动规律,指导志愿军部队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灵活地运用各种战法,有效地把握战争和战役进程,同时将军事斗争同政治、外交斗争紧密配合,战场作战同停战谈判紧密配合,因而牢牢把握住了战争的主动权,能够在技术装备和经济军事力量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最终夺取了战争的胜利。它也充分证明,在现代战争中,只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实行正确的战争指导,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同样能够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

文摘录入:《环球展望》    责任编辑:《环球展望》 
  • 上一篇文摘:

  • 下一篇文摘: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志愿军战士回忆轰炸大和岛
    (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